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4卷:嚣张傻妃-第79章:面红,内心的激荡

    顾天瑜摇摇头,漫不经心道:“没有关系的,我是打不死的蟑螂,一点伤口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战北野没有说话,只是拿出锦帕,学着晚上麝月的动作,将锦帕打湿后,小心翼翼的帮顾天瑜擦干净伤口。

    顾天瑜遂感到火辣辣的痛,但依然不敢有所动作,却不知她的玉足,早就因为痛楚而紧张的绷直了。

    战北野抬眸,望着此时秀眉轻蹙,额上分明因为痛楚而沁出细汗,却犹自咬牙强撑着的顾天瑜,他有些不满的加大了手上的力度。

    顾天瑜瞪大眼睛,呼痛出声,她气急败坏的吼道:“战北野,你是要怎样?”说完才发现,她一怒之下,又暴露了自己。

    战北野听到她直呼自己的名字,剑眉有些不满的蹙起,却在看到她那气鼓鼓如小包子一般的表情时,眉头慢慢舒展开来,而后,他柔声道:“这样才对。”

    顾天瑜敛眉,一双水波潋滟的丹凤眸中满是错愕,战北野见她眉头依旧紧蹙,忍不住伸出食指,缓缓伸到她的眉心中间,沉声道:“莫要皱眉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不再看顾天瑜,而是低头继续帮她处理伤口,良久,他方补充道:“如果痛了,就该喊出来。”

    顾天瑜望着此时垂眸,认真为她擦拭着足底伤痕的战北野,此时的他,虽依旧冷着一张面容,然那总带着几分邪气的眸子,此时难得的多了几分柔和。

    顾天瑜的目光,也渐渐变得柔和起来,不过她依旧没有回答战北野的问题,痛便喊出来,这样天真而平常的情绪表达,她早已经忘却。她拿来枕头,软软的枕头抱在怀中,令她顿生睡意,毕竟这一日,也着实把她累坏了。

    战北野抬眸,正看到顾天瑜懒懒的打了个哈欠,声音柔和道:“困了?困了便睡罢。”

    顾天瑜摇摇头,“还没有沐浴。”

    战北野戳了戳她的脚掌,她立时疼的面部抽搐,有几分责备的怒瞪着战北野,顾天瑜凝眉道:“你是不是觉得欺负我特开心啊?”

    战北野有几分头痛的望着顾天瑜,良久,他摇摇头道:“我只是想提醒你,你的脚不能沾热水,等脚好了再沐浴吧。”

    顾天瑜揉着额角,嘀咕道:“干嘛管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战北野敛眉望着这个一点也不领情的女人,心中似是被塞了一团棉花,又要又堵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顾天瑜摆摆手道:“没什么,从包袱中拿出一瓶瓷瓶,她摸着瓷瓶,上面依旧画着一朵兰花,却不是出自她的手笔,欧阳少衡……那个如玉一般的男子呵,如果不是因为遇到了她顾天瑜,他是不是永远都是那个站在台阶下,慵懒而又邪魅的女子,开朗爱整人,潇洒走人生呢?

 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