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寻根2

    冷成然当然也想到了这些,可是脸上还是一片镇定淡然,并没因为这突来的麻烦而慌乱。

    蕊蕊却真的生气了,小脸上一片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冷成然捏了捏她的小手。

    小丫头抬头看师父,之后眼圈瞬间就红了……

    委屈地“忍着眼泪”,小丫头哽咽着声音说,“为什么要诬陷师父呀?坏人!我要去想个捉坏人的办法!”

    之后就迈着小短腿,咚咚咚地跑走了。

    魔教众人也这才回过神来,是啊,他们光在这犯愁有什么用,想办法帮门主大人抓到那魔头才是正经!

    连忙追上去,带小丫头回议事厅,跟他们一起商议。

    小男孩的爹自然也要追过去,冷成然却不动声色地拽了下他的衣襟。

    魔教教主微微愣了一下,再看看手下都跑光了,所以只剩他们两个人的四周……

    想想刚才赫连蕊的表现,教主冷汗了一下,“刚才令徒……是故意的?”故意把人支走,因为看出门主大人有话要私底下跟他说?

    冷成然淡定点头,“是。”

    他的小徒弟多机灵啊,为了避免有人提防,他不方便直接跟教主说借一步说话,当时也不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可是捏一捏小徒弟的小手,那颗小冬瓜就明白他要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教主更是冷汗,那小女娃演得也太像了吧……

    不过冷成然这样的安排,也让他的担心更加重了一分,“门主大人是怀疑,教内有内奸?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说不准。”他只是防备万一。

    这灭魂潭看着阴暗暗的,不是个说话的好地方,两人边说就边向外走。

    发现人都走了,还留在潭里的大脸鱼好忧伤。

    呜……为什么被遗忘了,是因为它脸太大吗……

    走了没几步,冷成然劈手就把教主手里的紫须龙参夺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是要给他妻儿救命的宝贝,教主一愣,下意识地就要去抢,可是手都伸出去了,才反应过来面前这人是冷成然。

    教主毫不犹豫地收回手,眼神中不见半点怀疑,只是单纯的不解,“这紫须龙参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说,这药我要用,教主给是不给?”

    “不给。”教主答得斩钉截铁,神态还像刚刚那般敬佩,却隐隐有了一丝杀气,“门主大人,你是我从小就崇拜的人,不过这药关乎我妻儿性命,恕我无法相让。”

    冷成然却半点都不气,反而笑了。“教主这样,才是真的有情有义,这样的人,我才相信他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教主一愣,“门主大人怀疑我?”

    冷成然也不隐瞒,“我现在谁都不信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笑着补充,“除了我的小徒弟。”

    其实说起来,反而是那小冬瓜出现之后,这座大陆就怪事连连了。

    尤其她还跟他一样怀有灵力。

    按正常的判断,明明是那小冬瓜嫌疑最大,她可能是受了她师长的命令,潜伏在他身边,盯着他的一举一动,好让她的师长找到陷害他的机会。

    可他偏偏就一点都不怀疑她。

    想起那小冬瓜,他只觉得心里一片温暖,想到她顶着张乖乖小脸坑人的可爱模样,见到好吃的时眼睛都亮晶晶的像只小馋猫,没吃饱就会委屈地垮下一张小包子脸……

    那么可爱的小冬瓜,怎么可能是骗他的。

    教主今天第一次看到蕊蕊,他对蕊蕊也没有太特殊的印象,只觉得是个长得乖乖的小女娃。

    不过门主大人都这么说了,他也没多问什么。

    冷成然看了眼手里那颗紫须龙参,掂了掂,却还是没还给小男孩的爹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怀疑,整件事从头到尾就是计划好的,包括鬼脸男人拿到的那卷竹简,都是有人故意让他看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娉然公主绑架小孩,第一站竟然就挑了最容易被我发现的千离城下手,据鬼脸男人交代,那是竹简上写千离城的风水好,从那里抓出来的小孩,祭天可能会效果加倍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看来,这应该根本就是幕后黑手的安排,他想让我发现这件事,再插手进来,好能创造陷害我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这紫须龙参的毒该如何解……那竹简上说的也未必是真话。”

    小男孩的爹听得满头大汗,是啊!他怎么没想到!

    这紫须龙参的根吃下去,不但可能解不了毒,毒说不定还会加重!

    他后怕地拍拍胸口,“多亏门主大人提醒。”

    冷成然摆摆手,示意他不要客气,刚想要再说话,却见他的小徒弟咚咚咚地跑了回来。

    路过他们俩身边的时候,蕊蕊冲他们招了招手,却并没停下来,继续朝灭魂潭的方向跑。

    虽然那些危险的水族生物现在都被消灭了,可冷成然还是不放心她自己靠近灭魂潭,立即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蕊蕊跑到水潭边,蹲下来问,“大脸鱼,你在吗?”

    小丫头可是很治愈的,绝对不会丢下刚认识的新朋友,她刚才直接就跑开了,是因为要帮师父引开魔教众人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