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不再天真6

    “不是吧?”恩恩不肯相信啊!“你认的她当妹妹?你咋那么多情啊?她长的怎样啊?身材好过我吗?相貌好看过我吗?性格温柔过我吗?”

    “这些与你何干?而且你还温柔?”花儿神这才认真地打量她。除了身材和样貌外,其余的她都没有!

    “我不温柔吗?我可是出了名的温柔小公主了!对了!那个赵赵在哪里?可以让我见见她吗?”她倒要看看她是何方神圣,可以让他认她做妹妹。

    要知道,恩恩的思维是妹妹离妻子不远了啊!

    “你,见她做甚?”真怕她会跟赵赵打架啊!毕竟赵赵那人被他宠惯了,脾气有些许火爆。而面前这人,也是火爆的了。

    “跟她认识认识而已!怎么你不愿意吗?”有那么宝贝吗?

    “没有,只是她没有空,去外地求学去了。”绝对不能让他们见面!

    “哦!”恩恩也没有继续追问,只好点点头,反正他也不回说的。

    就那么一刹那,是那么一刹那,门开了。花儿神寝室的门开了,开门者真是赵赵。

    赵赵捧着一堆果子找花儿神,“殿下啊,我去山上玩,给你拆了许多果子,你要不要常常?”

    真是她此番壮举引起了恩恩的关注,她问赵赵:“你是赵赵?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啊?”赵赵警惕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叫恩恩,是你哥哥的女朋友,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嫂子!”恩恩双手缠上了花儿神的双手。

    赵赵跺脚:“介意!介意!快点放开殿下!”赵赵上前去分开两个人。“你才不是殿下的女朋友呢!据我了解他没有喜欢的人,你个贱女人,妄自菲薄!”出于内心的嫉妒,赵赵辱骂出口。

    “哦?你为什么要叫他殿下?”她还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呢。

    “我家殿下岂是你这等平民可以玷污的?他可是玉帝的亲生儿子!未来玉帝的接班人!”赵赵就断定这个恩恩是哪个地方的宫女,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,所以才勾引她的殿下的!

    她连殿下的身份还不清楚,可能没有打探仔细。把殿下的名声亮出来,让她不能高攀。

    “你说他是那个殿下?接班人?”恩恩有刹那间是不敢的,她父皇告诉她,“你谁都可以招惹,唯独这个苍鹰不可以,因为他可是玉帝最中意的儿子,为人也冷漠至极,最有可能是未来玉帝的接班人。这种人,我们招惹不起。”

    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不会遇到这么个传奇人物的,可是,就这么遇上了,而且自己还就那么爱上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!怎么?怕了吧?”当然,殿下这种大神岂是她可以高攀的,现在断了心意便最好,省得她多了那么号的情敌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怕?我们是情投意合,又不是我高攀,而且我不认为是我高攀!我告诉你!我很好!比你高!”恩恩昂首挺胸。是啊!她不差啊,为什么要退缩?要身份,她一个公主,要知识,她可是饱读圣贤书的,轮长相,她绝壁是一流。所以,她不认为会输人。

    就是这么一场乌龙,让恩恩知晓花儿神的身份证。同时更加坚定自己要追求花儿神的决定。她不输人,所以自然有自信。

    某日,恩恩得到个宝典,《追男一百招》她看着不错啊,可以运用到她和殿下身上啊。

    首先,追男第一招:若即若离。

    恩恩估算了下自己追书殿下的时日,好像都是自己发了疯地纠缠!

    所以,殿下才不懂得珍惜!如今她要改变了,若即若离。

    这天,她憋住自己那颗心,不去找殿下,要熟练运用宝典。

    然后她得出的结果是:她不去找殿下,殿下就没有来找她!

    所以此方法,行不通!

    花儿神也是感到吃惊的,每天准时闯进他房间的恩恩,今天竟然不来了?莫非生病了?

    不过等一下,就算了,不来就好,省得他烦。

    不过,今晚竟然失眠睡不着?脑海闪现的都是恩恩对他的一颦一笑!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然后,追男第二招,忽冷忽热!

    看到这个招数,就知道可以去找殿下了,恩恩收拾下自己,也就去了天庭,又找殿下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找她,她是带了些小虾米来的,不为什么,就为熟练运用追男宝典。

    她照例推开了花儿神的房门,看他竟然睡觉了!

    手残的她竟然去摸花儿神的脸蛋!

    轻轻抚摸,还不禁感叹,“皮肤真好!我是女的都嫉妒你!”她看上的准没错!

    就那么一瞬间,花儿神睁开眼,他一直处于轻潜状态,“你摸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呃,我来看你是真睡还是假睡的!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还能骗你?你来找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看来他真的想多了,恶女怎么能罢休?怎么会放过折磨他的机会?

    “你不要以为我是找你有什么大事,告诉你,本小姐看不上你,这次我来是给你送东西的。我家的姐姐说给你送虾米干的,说打扰你那么久不好意思。”恩恩把虾米干丢给他后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心里渴望的是他能求她留下来。

    可是等了半天,是花儿神的一个“哦!”字。

    她气的吐血!这次真的拜拜了!

    忽冷做到了,接下来就只有忽热了。

    恩恩突然想到,如果就这么走了,岂不是对不起自己这么些时日来对殿下下的苦心啦?不行!绝壁不行!

    又那么一想,她转身,兴冲冲走向花儿神床的面前,居高临下望着他,不理会他的惊讶,直接附身对着他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